“最大化”的含义取决于“隔壁邻居”
2017-09-13 13:19:11
  • 0
  • 1
  • 0
  • 0

“最大化”的含义取决于“隔壁邻居”

欧阳君山

主流经济学之所以回避了“最大化”的含义,社会学之所以回避了一个人一生需要多少物质财富的问题,症结正在于人是“注目礼人”,追求的是人比人的优越感,要害在于“人比人”!显而易见,这是动态的,它不会有一个固定的量化答案。人之所以会“骑着毛驴思骏马,官封宰相望琴”,“天天向上”还“前途渺茫”,原因正在于比较的变化。哲学家霍尔巴赫有一句话相当精辟:“在所有东西中间,人最需要的东西乃是人。”

——题记

人的欲望与需求,不仅是文学艺术永恒的主题,而且也是哲学社会科学最基础的课题,如果连人需求什么也不清楚,岂不一开张就要“博士买驴——离题万里”?心理学和经济学可能是与人的需求问题距离最近的两门学科,心理学对人的需求进行探底,经济学则直接围绕人的需求转。在西方主流经济学中,“经济人”假定人追求利益最大化或者说效用最大化,实际应用中主要表现为财富最大化,可“最大化”的含义是什么呢?一个人一生需要多少物质财富呢?

毫无疑问,这是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但主流经济学无涉,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似乎整个经济学都没有把这个当问题,经济学动不动就讲量化,甚至追求数学化,要有公式和数据可查,但对如此紧要的量化问题,却视若无睹,不亦惑乎!约翰·穆勒认为“经济人”是“最接近真理的假说”,可“经济人”对财富最大化的追求有没有尽头呢?穆勒无语!不只是经济学严重失职,哲学社会科学的其他学科——比如社会学——似乎也没有量化回答过人究竟需要多少物质的利,还真是个难题。

之所以难,主流经济学之所以回避“最大化”的含义,社会学之所以回避人一生需要多少物质财富的问题,症结正在于人是“注目礼人”,追求的是人比人的优越感,要害在于“人比人”!显而易见,这是动态的,不会有一个固定的量化答案,因人而变。比如“我”在吃喝住穿行上已达到“小康”水平,住普通公寓,开“吉利”小车,完全可以说悠哉游哉的。但如果“我”周围的人在吃喝住穿行上都“富康”水平,住豪华别墅,开“沃尔沃”小车,“我”就急了,这小康水平吃也吃不香了,睡也睡不甜了,穿也穿得不舒服了,“我”会从心底里宣布:不行啊,同志们,“我”还没解决好生存问题呀!人之所以会“骑着毛驴思骏马,官封宰相望琴”,“天天向上”还“前途渺茫”,原因正在于比较的变化。马克思对这一点洞若观火,在《雇佣劳动与资本》中曾明确写到:

“一座小房子不管怎样小,在周围的房屋都是这样小的时候,它是能满足社会对住房的一切要求的。但是,一旦在这座小房子的近旁耸立起一座宫殿,这座小房子就缩成可怜的茅舍模样了。这时,狭小的房子证明它的居住者毫不讲究或者要求很低;并且,不管小房子的规模怎样随着文明的进步而扩大起来,但是,只要近旁的宫殿以同样的或更大的程度扩大起来,那么较小房子的居住者就会在那四壁之内越发觉得不舒适,越发不满意,越发被人轻视。”

什么意思呢?用马克思本人的话讲就是:“我们的需要和享受是由社会产生的,因此,我们对于需要和享受是以社会的尺度,而不是以满足它们的物品去衡量的。”这有点学术化,简单讲,就是“人比人,气死人”,小房子原本可以满足我们的需要和享受,但一跟人家的气派房子比起来,心态上就失衡,于是对小房子怎么看都不顺眼了,这就是我们——人!

人追求财富最大化,“最大化”的含义在哪里呢?取决于隔壁邻居!且看两句非常流行的俗语,一句来自中国,叫“王小二过年看隔壁”;一句来自美国,叫“Keeping up with the Joneses”——翻译过来就是“像富裕的邻居一样生活”。这一中一美两句俗语充分揭示人的物质需要和享受与周围人的比较息息相关,具体量值取决于“隔壁邻居”——广义的隔壁邻居,包括所有能够比出意义的比较对象。

如果脱离比较,人会追求什么呢?近乎不可设想!实际上,没有比较,人的物质需要和享受甚至能嘎然而不需要,突然而特享受。有这样一首小诗:

满街都是新鞋

我是多么寒伧

缠着妈妈一路哭闹

直到突然看到

一位失去了腿的人

孩童天真无邪,可咋就这么“坏”呢?正反映了人心灵深处的真实!实际上,还有更坏的,“我”放弃自己的物质需要和享受,乃至生命,只要别人也不能实现自己的物质需要和享受——这是邵燕祥先生写的一首叫《嫉妒》的诗:

一棵树看着一棵树

恨不能自己变成刀斧

一根草看着一根草

甚至盼望着野火延烧

这就是人——通过与人相比较而获得自我认知,通过与人相比较来获得意义!人固然是“经济人”,需要吃喝住穿,需要一切应该有的物质享受,但人的意义来且只来自于人那里。哲学家霍尔巴赫有一句话相当精辟:“在所有东西中间,人最需要的东西乃是人。”

本文属于解读注目礼概念的系列文章、连载于《金融博览》杂志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