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目礼与均衡:你是你认为的你
2017-06-14 09:06:30
  • 0
  • 0
  • 0
  • 0

注目礼与均衡:你是你认为的你

欧阳君山

注目礼的意思极其简单,就是不能够循环自证,所以“我”必须依靠别人的他证,但绝不意味着自我迷失,目的恰恰在于证明自我,这是毫无疑问的。
——题记

一般认为,西方经济学是形而下学,论的是生产消费,说的供给需求,围绕的是价格曲线,解决的财富问题,甚至动不动计量化,难道还不形而下?但实质上,西方经济学也是形而上学,不只是表现在某些经济学概念上,如稀缺就是个表征人欲无穷的概念,更反映在西方经济学的灵魂中,这就是众所周知的“看不见的手”!重大问题的回答最后都得回溯到并依赖于看不见的手,如市场是如何优化配置资源的;基本概念的定义最后也得回溯到并依赖于看不见的手,如什么是投机。毫不夸张地讲,看不见的手虽然形而上得“看不见”,但实是整个西方经济学的基点和支点,也可谓“有无相生”!

不幸的是,看不见的手只是一个假设,原则上与“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无异。但或许是逻辑的压力要寻找出口,西方经济学形成的另一个概念挑起了看不见的手原本要承担的重任,这就是“均衡”!字面上看,均衡即相反力量的均势,原是个物理学概念,乃亚当·斯密之后的微观经济学大师阿尔弗雷德•马歇尔引入经济学的。可均衡究竟是什么呢?一代接一代的经济学家为此倾注了心血,从马歇尔到里昂•瓦尔拉斯到罗拉尔•德布鲁和肯尼斯•阿罗乃至约翰•纳什,并使用了高度复杂的数学工具,也多少触及均衡的真相,但似乎并没有揭示均衡的实质。

有道是:举重者若轻,驭繁者必简。如回归到基本逻辑,均衡问题可一目了然。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到,一种商品的价值,不能够自己度量自己,而必须通过交换、借助于别的商品来度量。比如说一个南瓜的价值不能用南瓜来度量,因为一个南瓜还是一个南瓜,把这一个南瓜拿到市场上,人家愿意用两个包谷来交换,价值于是就得到度量。但问题并没完,一个商品用另一个商品度量价值,可另一个商品谁度量呢?南瓜的价值用包谷度量,包谷的价值用麦子度量,麦子的价值用小米度量,小米的价值用杯子度量,杯子的价值用凳子度量,如此类推,就像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当年追究形而上学那样,最后必定存在一个度量商品的“第一推动者”:它度量别的商品,自身不被别的商品度量,自己是自己的价值,直白了说:“我就是价值!”

商品的“第一度量者”不是别的,就是货币!现行教科书把货币作为商品,有所谓“货币是从商品中分离出来的固定地充当一般等价物的商品”。错误显而易见,如果货币也是商品,那商品就陷入价值混乱,根本没法子度量,货币的本质在且只在于:“我就是价值!”不只是商品存在价值度量的问题,人也存在价值度量的问题。那人的价值度量问题会走向哪里呢?与“我就是价值”完全相相应,答案正是“你是你认为的你”。

注目礼的意思极其简单,就是不能够循环论证,所以“我”必须依靠别人的他证,但绝不意味着自我迷失,目的恰恰在于证明自我,这是毫无疑问的。人首先都是自己注目自己、自己致礼自己即自我认同的,如果“我”都不注目礼(作动词用)“我”,谁还能注目礼“我”?谁还会注目礼“我”?最简单的,一个人如果连自信都没有,又怎么可能获得他信?另一方面,“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把自己当一个客观的人,“我”为什么就不能注目礼“我”呢?这并不构成循环论证,玄机正可借用“阴阳”来表达,自己注目礼“我”是内在的,不能声张,属“阴”,“我”不能大张旗鼓说“我”谁谁谁,奉天承运,如何怎样;别人注目礼“我”可以声言,原本就是外在的,属“阳”。循环自证非法无效,所以要走出“我”,推己及人,转阴为阳,把内在的自我认同转化为外在的社会认同。

常言道:“人格就是命运,格局就是结局。”志向远大不一定成就伟大,但没有远大志向,绝不可能成就伟大。很简单,天下不会掉馅饼,更绝不可能掉伟大的馅饼——没有内在那个“阴”,就转不出外在那个“阳”,正如心理学有言:“你是你认为的你!”儒家为什么强调“慎独”呢?原因就在于“你是你认为的你”,而非“你作秀给人注目的你”,这是真正的人际博弈均衡点。也正是从这一意义上讲,注目礼揭示了人的命运之谜。

本文是连载在《金融博览》杂志的解读注目礼概念的系列文章之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