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嬉攻略》:谁是深有城府的高人
2018-08-29 11:28:09
  • 0
  • 0
  • 0
  • 0

《延嬉攻略》:谁是深有城府的高人

欧阳君山

【内容提要】权谋是人际博弈的“帕累托改进”,所谓“没城府”,其实就是最肤浅的自私自利,人心缺乏立体感或者说纵深度。但真正的城府高人,恰恰是低调、虚心和平常。所谓高深莫测,其实只是小人(无道德贬义,暂不觉悟而已)自我折腾而在高人身上投射的倒影。举凡多数时候和多数场合,特别是置身冲突,有和颜愉色,能气定神闲,算真正的高人。


历史剧为什么盛行

中华古典文化常常被称为“权谋文化”。这应该没有偏离事实,不仅源远,早在先秦,权谋就已大兴于世,甚至自成一派,所谓“纵横之术”;而且流长,权谋不仅一直在宫廷和官场斗争中充当主角,而且在民间也大吃“冷猪肉”,不时被讲到的中国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岂非见证?

但总体上,由于儒家“居庙堂之高”,中华社会的主旋律是仁、义、礼、智、信,权谋被认作“礼崩乐坏”的征候,不入寻常百姓家,忝作为所谓“帝王学”的一小块。最近的玩家可能要算清末民初的王闿运,早年时劝告打败洪秀全的曾国藩自立为帝,晚年时更与学生杨度一起下了袁世凯复辟称帝的水。

没想到时来运转,改革开放后,帝王之学走出深宫和深山,登上大雅之堂,权谋更成为炙手可热的抢手货,不仅官场流行“有谋”,而且企业家们也深怕自己“无谋”。这似乎从历史剧的盛行上有所反映,从“秦始皇”一直到“走向共和”,几乎每一个重要王朝、每一位重要皇帝,乃至每一位重要历史人物,都一一走向荧屏,极个别甚至被反复搬上荧屏。原因可能也在于时间久远的历史题材审查上相对容易过关,但更重要的原因可能就在于权谋文化,“宫斗”特别能让人体验到内分泌大起大伏的“心战”。这正是电视剧《延禧攻略》获得追捧的文化大背景,由于女性角色更加情感化,博弈的范围范畴也相对限定,后宫的争斗往往比前殿的斗争更显山重水复。

权谋是人际博弈的帕累托改进

可什么是权谋呢?注目礼学说有力表明,在哲学社会科学上,真正要弄清一个概念,都必须返本归源,都必须正本清源,都必须回到“我”对成本与效益的算计来定义,要不然就含混不清,权谋也同样需要成本与效益来定义。西方经济学有个概念,叫“帕累托改进”,简单地说就是:一种行为改变,没有输家,而至少有一部分人能赢。如果一种行为剥夺一部分人的既得利益,不管是不是带来更大的整体利益或是否有助于实现更大的目标,都非帕累托改进。简单地说,权谋就是人与人博弈中的帕累托改进。

举例来讲,狐狸撞上老虎,命在旦夕。狐狸灵机一动,说:“我是上天派往森林王国巡查的,权力至高无上,任何动物都不得动我分毫,没听说不成?要不,咱们一块森林里走走,哪个不望我而逃!”老虎信以为真,狐狸得以绝境逢生。这就是一个权谋,因为狐狸所言并不是真的;同时也是一次帕累托改进,因为避免了暴力冲突和流血事件。

就人与人的博弈而言,以力服人和以理压人,都非帕累托改进,因为无论力服还理压,都损害到对方的既得利益。孟夫子说过:“以善服人者,未有能服人者也。以善养人,然后能服天下。”这里提出的“养”,创造出新的“增量”,就属于帕累托改进。

没城府是最肤浅的自私自利

不管最后创造的增量如何,有一点毋庸置疑:权谋的提出正基于不以力服人和不以理压人。这正是中华兵法之首的《孙子兵法》为什么不务正业的原因,不仅反对暴力征服,鼓吹“攻城之法为不得已”,甚至有些不可思议地反对“百战百胜”,曰:“百战百姓,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显而易见,这是提倡和鼓励创造帕累托改进。

不得不承认,中华文化最是提倡帕累托改进。这一点甚至反映在一“武”字上,所谓“止戈为武”,不是动用暴力,而是放弃暴力,化干戈为玉帛。连中华武功也是如此,虽讲究力量,也追求有劲,但不是力的功,更反对硬碰硬。尤其是包括太极拳在内的内家拳功,更提倡用意不用力,借力使力。不都是明显提倡和鼓励创造出帕累托改进吗?佛家更是区分出“权智”与“实智”,大力倡导善巧方便,目的都是创造增量,不损害对方的既得利益而实现自己的目标。

通常所谓的城府,含义应该也就在提倡和鼓励创造出帕累托改进。一个人在考虑自己利益的时候,能够不损害对方的利益,甚至还能够增进对方的利益,这样的立体感或者说纵深度,就是城府。有城府,其实就是心中能含着别人;没城府,其实就是最肤浅的自私自利。

蒋干如果将计就计

有人可能要提出怀疑:狐假虎威属于帕累托改进?阴谋诡计都属于帕累托改进?忽悠吧?不错的!世界上有许多的阴谋诡计,当初的确不损害对方的既得利益,但最后却把对方一棍子打死,完全偏离帕累托改进。就像《三国演义》中的群英会蒋干中计,表面上是赢得了,最后却一败涂地,何有帕累托改进?

但最后结果对帕累托改进的偏离,并不能否定当初的帕累托改进。博弈是一波一波进行的,问题在于双方博弈的深化。显而易见,要是蒋干也能够像周瑜一样将计就计,而不是自投罗网,他们的帕累托改进就可以继续往前深化,至少周瑜一下子不能以力服人。

从这一意义上讲,帕累托改进有赖于双方的博弈互动,这个世界上没有自动的帕累托改进,人性中可能存在损人利己的天然惰性。但即便如此,从双方博弈的总体看,权谋比之于直接的硬碰硬,社会总成本更低,至少减少了一方的损耗,构成减损降耗上的帕累托改进。

谁是真正的高人

真正的困难是在于,就人与人的博弈而言,创造一次帕累托改进并不难,难的是持续创造帕累托改进。也可以换句话说,忽悠一人或一次并不难,难的是持续忽悠。这持续的帕累托改进是什么?不是别的,正是不动心,正是单纯,正是真诚!用经济学的话讲,就是价值在手,预期在胸。回头一看,道理很简单,一个人如果不掌握价值和预期,玩什么玩!另一方面,一个人之所以单纯和真诚,不动心,大自信,大自在,不也正因为价值在手、预期在胸吗?

但天下事往往如此,越是不在价值者,越是喜欢玩,最后把自己玩了,正应了《红楼梦》的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就个人的感受——不算高人,只是有多位朋友多次表示某似乎有些难于理解——真正的高人,或者说真正的城府高深者,恰恰是低调、虚心和平常。所谓高深莫测,其实只是小人(无道德含义,暂不觉悟而已)自我折腾而在高人身上投射的倒影。

在与高人的博弈中,小人们因不在价值,认识不到位,或根本缺乏认识,不得不颇费心机,甚至反复试错,一旦最后恍然大悟,于是感慨:高,实在是高。但实际上,因为价值在手,预期在胸,真正的高人古井无波,他是个引导者,即便权谋,也是为不损害对方既得利益,或是为引导对方,本心是不动的,更毫无 “阴”与“诡”。这一点会反映到气质和面相上,举凡多数时候、多数场合,特别是置身冲突时,有和颜愉色,能气定神闲,是真正的城府高人。可举目四顾,瞰芸芸众生,和颜悦色者几稀!是人心太浮,还是高人太少?

走笔至此,是不是觉得《延嬉攻略》中的主角魏璎珞的成功太应该?这正是咱们至圣先师孔夫子教导的:“小人之德草。草,尚之风,必偃。”在任何人际博弈中,最终决胜的还是德性之高低,不必怨天尤人,老天是长眼睛的,德性高者必定胜过德性低者,用现代心理学的术语讲,情商为王。魏璎珞之所以能在深宫之中趟过一道道险关,不是因为命运格外垂青于她,而的确因为她比竞争者德性更高,心性更加成熟、稳重、厚道,在为人处世中更能够设身处地,更能够先人后己,更能够虚已受人,更能够从人而已——这才是延嬉宫不攻略的攻略,至高无上的攻略,呼应了电影《夜宴》中厉帝最后饮鸠自杀前那一句颇有哲理的感慨:

百般算计,不如一颗单纯的心!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